·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联系电话
首 页
概 况
主任专栏
律师团队
业务领域
成功案例
新闻动态
新法导读
综合
招贤纳士
    葛文秀律师简介
    文稿选编
    主任说法
    专业活动掠影
 
  联系方式
电话:020-82387046
传真:020-82387045
网址:www.lcdblawyer.com
Email:Lvchengdb_2005@163.com
地 址:广州市黄埔区大沙地东258号三、四层(大沙东路与丰乐中路交汇苏宁电器楼上,地铁5号线大沙东站出口西行400米)
邮 编:510730
主任专栏> 文稿选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主任专栏 > 文稿选编 
关于刑事诉讼中几个问题的意见

主页 >>> 文稿选编  2009年12月24日

——在全国人大内司委调研座谈会上的发言

一、关于证人应当出庭的保障问题

     《刑诉法》47条关于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控辩双方询问、质证,查实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的规定,实践中基本是虚设。审判实践中,证人不出庭是普遍现象,理所当然;相反证人出庭却是一种偶然、例外情况。

      目前这种审判状态是天天都在进行的一种违法常态,令人堪忧。刑事诉讼的核心活动就是法庭审判,而法庭审判的中心环节是被告人与证人质证,离开了这种面对面的、口头(言词)质证的环节,审判过程就是走过场,是对被告人的法庭质证权利的公然蔑视和侵犯。根据联合国《人权公约》、《北京规则》,证人出庭和接受询问已被列为公正审判应遵守的正当法律程序的六项最低限度标准之一。与其对照,我们司法的公正性与国际社会的要求确实有相当的距离,确有与时俱进的必要。

      实践中,不仅证人不出庭,同案被告常常还要分案审理(另案处理)如此审判,何谈公正司法?保障证人出庭,是政府和司法当局应尽的义务,这是个立法层面已解决,实践中不照办、不落实的问题。

二、未成年刑事被告人的保护问题

     《北京规则》要求对少年犯的审前拘留应仅作为万不得已的手段,而且时间应尽可能短(13条)。也就是说尽量不羁押未成年刑事被告人是原则、是常态,羁押是例外情况。

      实践中,我们对涉嫌犯罪的未成年嫌疑人、被告人是普遍拘留、羁押(逮捕),批准取保候审的情况极少。未成年被告人有的是在校学生,我们目前的羁押处理模式,往往导致未成年被告人就此失学,就此产生一系列问题,使其很难顺利回归社会,甚至可能成为新的社会负担。实践中的作法,与对未成年刑事被告人立足教育、挽救的立法宗旨是相矛盾的。我们建议对涉嫌一般刑事犯罪的未成年人应一律允许取保候审,不允许取保候审的,应由检察机关进行法律监督,看看是什么特殊理由,只有这样才能把对未成年刑事被告人的人身保护真正落到实处。

三、关于刑事被害人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请求不予受理的问题

     自然人除了肉体会受到侵害,精神也同样会受到侵害,不仅肉体会有痛苦,精神同样会有痛苦,这应当是一个人的基本生活经验。就民事侵权责任来看,目前我国已承认除承担经济赔偿责任外,还应当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然而,刑事侵权行为,目前我国依然不承认受害人应获得精神损害的赔偿,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这在法理上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矛盾:民事侵权行为(主观上有的是过失)尚需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刑事侵权行为(主观上往往是故意)反而无需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这种规定根本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不仅损害了被害人理应从中获得物质赔偿的权益,而且严重损害了被害人的个人尊严。

     联合国《为罪行和滥用权力行为受害者取得公理的基本原则宣言》第4条明确宣示:对待罪行受害者时应给予同情并尊重他们的尊严;为了使受害者取得公理和公平待遇,该《宣言》提出了三种补救措施:赔偿、补偿、援助(其中赔偿是指造成损失的责任人对遭受损失的人的金钱赔偿;补偿是指国家对无法得到赔偿的受害人提供的金钱补助;援助指国家、社会各界对受害人的帮助)。该宣言第1条将受害者的伤害确定为:个人或整体受到伤害包括身心损伤,感情痛苦、经济损失或基本权利的重大损害。很显然,无论是责任人赔偿、还是国家补偿,其中均包含了对受害人精神损害应予金钱赔偿、补助的内容。

     由此可见,最高院关于对刑事被害人提出的精神损失赔偿不予受理(结果就是不予赔偿)的司法解释是一个违背法理、背离法律原则、毫无人文精神、脱离时代进步潮流的落后规定,应尽快废止。

     同时,我们建议,审理附带民事诉讼,可直接适用《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受害人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即可初步得到解决。

四、刑讯逼供的问题

     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近几年来,法律界、学术界一直在讨论、研究解决的办法,实际上已提出了一些比较好的、先进的措施,比如在立法上引进律师在场权、沉默权、侦查机关询问嫌疑人时须同步录像,还有陈兴良先生等一些学者力倡的侦查机关与羁押(拘留)机关应当分离的措施等,都是较能从根本遏制刑讯的办法。这个问题的解决不能只靠道德教化、党纪处分来约束、控制。根本的还是要在立法层面、制度措施上进行规范才可以。英、美等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在控制刑讯方面早有成熟的经验:警察在询问犯罪嫌疑人时,辩护律师有权始终在场,监督警察不得侵犯人权。俄罗斯刑事诉讼法典则明文规定:律师在场权还是构成警察询问有效性的前提条件。因此,我们建议,新的刑诉法修改时,一定要引进律师在场权、沉默权等这样一些先进的制度。否则,刑讯逼供的问题永远解决不了。

                                                                             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

                                                                                      葛文秀律师

                                                                                   200893

 


  〖 关闭本页 〗  


友情链接: 广东省黑龙江商会
走进律成定邦 |  联系我们 |  在线咨询 | 主任信箱 | 招贤纳士 |
版权所有: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020-82387046 传真:020-82387045
技术支持:巨腾科技  您是第 位访客!